丑小鸭的爱情之旅

17岁的时候我开始暗恋,喜欢上一个叫江汉平的男生。他长得高高瘦瘦,几乎不与女生说话,孤傲脱俗。可是所有的女生都在背地里喜欢他,议论他,还打探到他喜欢莫文蔚那样的骨感美人。

我不是骨感美人,相反,我胖得要命,所有的同学都叫我”肥肥”。

沈原就是这样的一个骨感美人。沈原是我们的班花,她叫我”肥肥”的声音又脆又响,每次听到她的声音,江汉平就会回过头来,他的眼睛里有一抹让人沉醉的温柔。

我每天捏着腮帮子上的肥肉痛苦得要死。江汉平的名字在宿舍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,每个女生都肆无忌惮地评论着他,只有我不敢开口,我怕我一开口就会遭到尖酸的刻薄,我怕第二天”肥肥”暗恋”第一白马王子”的新闻就会成为本年度的最大笑话。

我本身就已经是个笑话了,我不想再闹出什么别的笑话来。

我得意地笑起来,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。美人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成的。

期考结束的时候,我和江汉平相差一位。

我第一,他第二。

江汉平有些意外,他说,肥肥,不简单啊。

那是江汉平第一次和我说话。虽然他叫我肥肥,可是我还是开心得很,这充分证明有实力才有吸引力。

一年以后,江汉平考去了北京,而我去了上海。其实我也可以去北京的,可是我要用几年的大学时光把自己炼成美人,所以我决定把自己雪藏起来。

不久就听到江汉平和沈原恋爱的消息,我有些心酸,但还是每天到操场跑步。我的愿望变得很简单,就是再次见面的时候,江汉平不再叫我”肥肥”。

我不想因为减肥丢掉健康,所以我的减肥慢慢悠悠,我每天摄取足够的营养,但我不再暴饮暴食,睡觉以前不再吃醪糟鸡蛋。

跑步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世界上最艰难的事情。挪动我那肥硕的身躯让我喘不过气来。第一天跑步,我只跑了500米,后来是800米,1000米。

大学毕业的时候,我腰围从二尺三变成了一尺九,我知道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了。以前被臃肿的脸蛋挤得变形的五官变得清晰起来,随着五官的凸显,我发现自己居然是个美女。

回家,老爸老妈看着我发愣:美女,你找谁?

我终于得意地大笑。

接下来我只有一个愿望,那就是找到江汉平,然后让他看看,丑小鸭如何变成了白天鹅,再告诉他,这一切,都是因为我爱他。

江汉平做项目部经理的北京那家公司正在招聘。凭着美丽和聪慧,我过五关斩六将,在2000多人中脱颖而出,应聘成功。

我穿着浅蓝色的职业套装,绾着高高的发髻去上班。在电梯里就遇见江汉平了。我按着胸口,担心我的心会跳出来,但江汉平看我时一脸的陌生,根本没认出我来。是啊,我以前体重85公斤,现在我45公斤,而且大学里还奇迹般地长了三厘米,我还穿着五寸高的高跟鞋,我的鼻尖,刚巧够到他领口下第一颗纽扣,这个比例正是人们所说的情人比例呢,这样想时,我不由得笑起来。电梯里的人都看着我发愣,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。

到人事部报到,人事部经理一个电话召来江汉平。江汉平说,跟我来吧。我有些发愣,只是想着跟他做同事,没想到竟然可以在他手下做事,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……打住,打住,还有沈原呢。

上班第一天,我对我的顶头上司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”江经理长得这么帅,一定有很多女人追吧?”

他瞪了我一眼:”刘小姐,你的开场白真是出人意料。”可是笑容出现他的嘴角:”你说话真直截了当。”

我想江汉平一定精通变脸术,因为他嘴角的笑容还没有消散,就换了一张公事公办的脸:”我对下属一视同仁,要求严格,希望刘小姐好自为之。”他瞥了我一眼,说:”别以为长得漂亮我就会对你要求不严格。”

我大喜:”你说我长得漂亮?”

他从鼻子里“哧”一声:”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长得漂亮。”

我学着他的样子从鼻子“哧”一声:”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长得帅。”

他用研究的表情看着我:”你到底是来上班的还是来当花痴的啊,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你的上司还是帅哥。 ”

我说:”是帅哥上司。”

江汉平一副要晕的表情。一定还没有人在上班第一天就说他是帅哥上司吧。

我跟踪江汉平。可是一连几天,都没有看到沈原。反倒看到我们老总的独生女儿,几次开着宝马车在楼下等江汉平。

我有些失望还有些生气,没想到江汉平竟然是这样的男人。

我把我才签好的一份合同甩到江汉平桌上。他喜滋滋地翻看着:”不错,不错,上班不久就有这么好的业绩,真是不错。”

我的表情依然是愤愤的。他有些诧异:”刘小姐,是不是工作上遇到委屈了? ”

我说:”不是,我只是为沈原不值。”

“沈原?”他诧异地看着我,你认识她?

“不认识。”我说:”但我听别人议论说她是你的初恋女友,对你一片痴情,可你为了攀龙附凤,抛弃了她。”

他默然无语,良久才说:”这好像是我的私事耶,我没有解释的必要吧。”我一时语塞,愤然而去。

我一定要弄清真相,我不希望自己这么多年爱上的竟然是一个势利的男人。我联系以前的高中同学,有人告诉我沈原在大三那年就嫁给一个美国华裔出国去了,准确点说,是沈原抛弃了江汉平。

原来如此。我为自己错怪了江汉平后悔不已,不过这也成了我请他吃饭谢罪的绝佳理由。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,江汉平点头称是,他说沈原离开后,他又谈了两场恋爱,可惜都找不到什么感觉。

他盯着我的脸说:”你让我感觉很熟悉,你总让我想起高中时的一个同学来。”

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我故作漫不经心地问。

“你俩的名字一样呢,都叫刘梅。这个名字太普通了,重复率高,我有个大学同学也叫刘梅,企划部有位女同事也叫刘梅,还有我一个客户,也叫刘梅。”他顿了一下,”我觉得最后悔的就是我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名字,那时我们都叫她的外号’肥肥’,太年幼无知了,伤了别人的自尊还不知道。”

我笑:”别自责了,我想她不会怪你的。”

他看了我一眼,叹口气说:”你不知道,也许别人叫她肥肥她不介意,但我不应该那么叫她。 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她喜欢我。”

我的手一抖,杯中的酒洒了出来。江汉平没有注意我,继续说:”虽然她总是沉默,但我知道她喜欢我。我踢球的时候,讲话的时候,不用回头,也知道她在看着我,可是我只能装作不知道。因为她是个很胖的有点儿丑的女孩子,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上她的,所以我只能装作不知道。我喜欢漂亮的女孩子。沈原走后,我谈了两场恋爱,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,可是我却感觉不到那种真心了。最近,她的眼神常常在我眼前出现,那种不求回报,因为爱所以爱的眼神,是多么纯情啊。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想我会接受她的,不就是胖点吗?”

我强忍住眼泪:”你可以去找她啊。”

他摇摇头:”她是个聪慧敏感的女孩,考上大学后和所有的高中同学都断了联系。”

我心中酸酸的。江汉平啊,我梦里寻你千百度,为你,我一次次脱胎换骨化蛹为蝶,原来,你的心中一直都是知道的,亲耳听到你对青春往事的追悔,我无怨无悔了。

但此时我什么也不想说。江汉平已经不再奢望爱情了,老总的独生女儿又在追求他,他很可能就此”嫁”入豪门,享一世富贵了。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强求什么,一切顺其自然吧。

工作之余,我和江汉平经常一起吃饭、喝咖啡、聊天,然后看一场老电影。我们像好朋友一样相处融洽,谈笑甚欢。有时候他会有别的约会,和老总的独生女儿。

但渐渐地,他和我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。

但这个周末我笑着拒绝江汉平的约会:对不起,我另有约会。

老总的独生女儿要和我谈谈。我不明白她和我有什么好谈的,她说谈一谈江汉平。我说好。她说如果不是我,江汉平一准答应了她的求婚,可是就因为我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,江汉平现在对她连敷衍都不肯了。她说,离开他,你升职加薪一路顺风,如果你再纠缠我男朋友,小心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“你男朋友?我从17岁就爱上的男人,而且等了他8年,你才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。我是不会放弃的,除非江汉平选择你,那我马上拍屁股走人。”

有人鼓掌。江汉平从转角处出来,他凑近看着我:”你是谁?刘梅,肥肥?”

我说:”是我怎么着,青蛙可以变王子,灰姑娘可以变白雪公主,就不许我这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?”

“我爱死你这只丑小鸭了。”江汉平说。

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终于说爱我了。而老总的独生女儿看着我们,傻眼了。江汉平对她说了一句”对不起”,一伸手搂着我的腰:咱们走!

走了两步,我觉得有点不对劲,今天怎么看起来像一场戏啊,我说江汉平你是不是不相信我,想考验我?

他笑:”也就试一下喽,如果你被腐蚀拉拢,那我娶谁都无所谓,如果你的心还如17岁时,那我就非你不娶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?”

“你的眼睛喽,你的眼睛出卖了你,你什么都变了,身材、面容,唯一没变的,就是你的眼睛,爱一个人的眼神没有变化。”

我闭上了那泄露秘密的眼睛,跟着江汉平,闭上眼睛也能找到幸福吧?

wangchua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